无所事事就是投奔自由:《闲散的艺术与科学》

无所事事就是投奔自由:《闲散的艺术与科学》

在竹科,五十一岁的大夜班保全,每晚六点上班到隔日早上六点。这天早上五点多,他上班传讯息给同住的儿子说:「我好像要死了,心脏的地方很不舒服」,儿子要他就医。他回:「可能来不及了,你要照顾好自己」、「一直打嗝、冒汗、心痛啊」。

妻子则是五点多在家接到先生电话,说不舒服、心痛,一会又说好些了,骑车回家。上午六点多,儿子见到爸爸已到家倒在卧室。医生说是心因性猝死。平常很健康,家人不知严重性;只有他自己清楚。那为什幺从发讯息到死亡的一小时,他没就诊,形同自杀?

在台南,女助理陪议员回到服务处,收到国中女儿讯息:「因为这次成绩不好加上被记警告还有钱不见,刚刚两节国文课完全无法呼吸。头超痛。晚上回家再和你说。」接着学务主任来电,她才知道女儿跳楼了。女儿平日活泼外向,热情贴心,和班导大吵后写的悔过书,说因为班导侮辱了妈妈。班导供称自己说的是:「你现在的态度,在家里也许你妈妈可以接受,但老师要带班,我无法接受」,不知女儿为何视为侮辱。那侮辱又是怎样导致自杀的?

在台北,二十八岁的书店粉领,从小自许健康宝宝,今年却不时被「没有病因的不舒服」袭击。呼吸困难、心悸,撑到茶水间倒杯水,同事问起,她虚冷盗汗微笑说今天不舒服,又说不上哪里痛。同事劝她去检查,她想等过阵子忙完。真的受不了,急诊跑遍检查,药都吃了,一样呼吸困难,医生都找不出病因。看候诊室坐满轮椅点滴老人,摔车打石膏的青少年,她自觉无病呻吟,回家继续加班。有天又无故发作,整个人呼吸不过来,胃酸直冒,电脑萤幕都看不清了。她想回家,可是整组人都默默伏案打拼,全室只闻敲键盘声此起彼落,她一个人走掉说不过去。再等两小时就能正常下班了,她觉得还可以忍。只要同事看不出她生病,医生验不出她生病,她就不能撒谎说自己生病。那会变成故意装病偷懒。

保全平常很健康,国中女生平常很活泼爱笑,上班女生平常很抗压很正常,平常看不出来。他们都提到无法呼吸,或心脏不舒服,不适查不出病因。为什幺他们不求救?

***

  脑神经科学家安德鲁‧斯马特《闲散的艺术与科学:从脑神经科学的角度看放空为什幺会让我们更有创意》一书,论证无所事事的必要。他回顾了忙碌这个邪教的来龙去脉:马丁‧路德把城市化、工业化造成的盲流贫民,当成天生懒鬼,呼吁劳改,由此产生了清教伦理,把勤奋忙碌变成教义戒律;从列宁到郭台铭,都拥抱泰勒化的自动化标準流程,六标準差、时间管理等丛书广为流行。「科学林业」把丰饶多样的森林,改成单一树种,以求稳定、单一和最大产出,却意外耗竭地力,产出贫瘠;人长期持续受压力与单一价值剥削,也同样衰弱倦怠,孤寂迷失,忧郁肥胖,产业萎缩,社会百病丛生。现今白领饱受多工、多窗口轰炸,联络等待来回切换,把思绪分割成碎片。下班后则被LINE追杀,危害创造力。导致面对危机难以打破规则突围,只能屈服盲从,进一步掏空自己。

  上述控制狂的极权,作者喻为飞航起降高风险高压力时的「手动操纵」,会耗竭驾驶心力。人会认知混淆,被自己不想要的外界目标带着跑,还因目标遥迢而受挫;对策是放空无所事事,开启大脑的「自动驾驶」系统,重新对焦到隐藏的内在目标。自动时,脑神经元会打破旧关联,产生新连结,让牛顿、罗素、笛卡儿、里尔克灵光一闪重大突破,成就产业创新。

  全书行文幽默优雅,既是愉快的休闲读物,也是争自由的诉状。但台湾读者能否无所事事,并不操之在己,而类似逃狱或逃兵。人们自认的无所事事,是上网看韩剧打电玩,带本小说去咖啡馆,跟朋友吃个早午餐,去戏院看场电影,逛街买东西,亦即满档行程。连广大的中产婴儿潮退休族,都需要以忙碌玩乐证明自己的价值。马斯洛金字塔的底层是谋生餬口,中层是社交和归属感,到顶层才是意义和自我实现,属于无所事事的世界。所以当闲暇连应付社交都嫌不够时,无所事事简直令人髮指。

台湾人卖肝让欧美人省时间,欧美人用省下的时间陪家人

  台湾在四十年内经历了工业革命四百年的剧变,和欧美日本等国产生了巨大的历史时差。台湾旅行团在大阪华纳影城一天十一小时急行军,每天奔波力求玩到最多景点,买到最多药妆电器,吃到最多名店美食,自豪打卡PO照达成业绩。同时,度假的白人则在户外啤酒座镇日沉思,抽菸发呆。居民和朋友并肩默默坐在公园长椅上,几个小时看着护城河水面,消磨週末时光。全球贸易分工当中,台湾输出低价工时,用低薪低税低汇率,把便宜电脑卖给欧美省时间。欧美用省下的时间陪家人,游戏,亲子教育,消费文化艺术,参与社区服务与地方政治,生活品质所繫的无所事事。而台湾人忙到六亲不认,陪伴自己的只有待办清单。

  作者所描述的线性思维,开发逻辑,主导了战后至今的社会发展。台湾在各方面都被掠夺夷平,无论是山,海,河,溪,空气或土壤:伐木林道直入深山,神木滥伐一空。山坡拓垦为槟榔园,高山成为菜园果园和观光旅馆,甚至水泥厂,土石流走山灭村。沿海过渔已没鱼可捕,远洋渔获量竟高达全球第四大。河流电鱼毒鱼净空,水泥化阻断鱼蛙正常迁徙。工厂毒水排入农田渠道。六轻和火力发电厂等排烟,让全台PM2.5紫爆。

  遵循科学林业逻辑,从农林渔牧到食品,在降低原料成本,缩短製程时间,减少人力,稳定品质,延长保存,「各方面均有长足的进步」。抽验超市必爆蔬果农药超标,肉类含瘦肉精,麵包甜点加色素香精,鱼虾、火锅料与冷冻食品含有害添加物,塑化剂汙染逾五十年。每次揭露产业为利牺牲专业伦理时,社会贤达和教育当局总筹开「人格教育」「生命教育」灌输道德教条,却察觉不到自身就是帮凶祸首。

  其实无论生态或食安的过度开发,动力都是「科学人业」,对人的过度开发。出发点首先文化必须视人为生产工具,而非意志主体。近日喧腾的猪哥亮强硬靠女新闻中,猪控诉女儿靠爸却忘恩负义,说:「当初是我借钱修理你的身材」,俨然人就是生财道具,固定设备。夫妻商议各自抚养两女,「会赚钱的你带回去,不会赚钱的我带回去。」背景是社会将人划分为「会赚钱」「不会赚钱」两个阶级。猪说出了他身处于何种源远流长的文化。

  书中谈到,瑞典公司替罗马尼亚公司导入电脑化,罗马尼亚人因此提早完工,中午就下班,瑞典人诧异。原来,罗马尼亚人认为「工作做完就下班」,而瑞典人认为「电脑省时是为了做更多工作」。文化鸿沟像笑话,但这就是台商海外设厂遭遇。富士康连续跳楼案,中商和台商越南引起暴动,台湾人诧异老闆也没太超过,台湾三班制赶工,限制女工如厕次数,孕妇持续加班到在厕所生产,工伤断指不赔偿也没事,怎到外国就一堆抗议来了呢?台湾的正常,搬到美国就成了台侨虐佣丑闻,因为台湾相信雇人就要让她整天有事忙。因为台湾本劳已经是工时最长,低薪,免费加班,下班后或休假继续处理讯息,所以没理由还要特别优待外劳。

忙碌的大脑让人无法看见真实自我

  怎样将人从主体变成工具?我们禁书。学校是严厉封闭的洗脑密室,规定带课外书会被没收。讲话会被记缺点,犯满剥夺下课权利。人被妥善组织所夷平:过早的上学时刻,针对迟到的成套羞辱机制,过长的在校时间。在校的学习内容是,朝会根据指示,走到固定地方听训,乖乖站好不要动,不要讲话。散会后根据指示,集体走到固定地方坐好,乖乖坐好不要动,不要讲话。然后放学继续补习。想脱队就会焦虑,试着找点什幺分心。

  人们在团体秩序中忍耐着,以完成任务优先。忍耐就是正常工作,求助就是扰乱秩序,製造麻烦。请假还没说出口,脑中就能听到背后抗议「凭什幺他可以先走,不公平」。

  回到开头,既然保全、班导和学生、粉领,早已因为内外压力而濒临崩溃,为什幺不求救?

  因为忙碌的大脑无法观察自己。内外压力抑制正常判断,扭曲认知,人就无从反应,只能坐视危机累积,如核废燃料棒其实已经没有地方可封存,只能挤在燃料池里不断增加。本书将陪伴读者慢慢认清事实:

  无所事事,是投奔自由。

(本文为《闲散的艺术与科学》推荐序)

书籍资讯

书名:《闲散的艺术与科学:从脑神经科学的角度看放空为什幺会让我们更有创意》 Autopilot: The Art and Science of Doing Nothing

作者:安德鲁‧斯马特(Andrew Smart)

出版:商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