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道还科普专栏】亚马逊女战士

【王道还科普专栏】亚马逊女战士

王道还〈亚马逊女战士〉全文朗读

王道还〈亚马逊女战士〉全文朗读

00:00:00 / 00:00:00

读取中...

在古希腊世界中,女人国「亚马逊」的神话、故事源远流长,在装饰艺术中都是重要的母题。她们比较完整的故事,最早的一个由西方史学之父希罗多德纪录在《史记》中。故事的背景是波斯─希腊大战的前奏,大流士想征服黑海北方欧亚大草原上的斯基泰人。斯基泰人生活在游牧部落中,说伊朗语,在希腊人眼中是不折不扣的非我族类(barbarians)。可是他们令希腊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妇女的地位。

 

斯基泰妇女从小学习骑射,能够与男人并肩作战,甚至可能拥有与男人相当的政治、法律地位。现代考古学家在古坟中,也找到许多佐证,例如不少妇女的陪葬品包括兵器。

根据希罗多德,「亚马逊」不是斯基泰人,可是有一个斯基泰名,意思是「专杀男人的人」。希罗多德对那个名字的来历没有多加解释,他接着说的,是一小群亚马逊女战士与一小群斯基泰男子在黑海之北建立自己家园的故事。他们保留了亚马逊的习俗:女性骑马打猎、作战,装束与男性无异。此外,女性必须杀死一名男性敌人才有结婚的权利。不过,追本溯源,那个故事的起点是希腊人与「亚马逊」人在黑海南岸的战争,结果希腊人获胜,那些亚马逊女战士是脱逃的战俘。

一个世纪之后,雅典一位着名演说家历数雅典城邦过去的荣耀时刻,激励同胞,强调希腊人在崛起之前就击败过由亚马逊女战士率领的斯基泰人。言下之意,亚马逊女战士是值得敬畏的对手。

 

然后,西元前1世纪(西汉末年)的希腊史家狄奥多罗斯(Diodorus)告诉我们,在斯基泰人分布的地区,女性领导的政变屡见不鲜,那些女性能打仗,冲锋陷阵一点不让鬚眉。女人不只防卫家园,还能开疆拓土。黑海南岸就出现过一位伟大的女战士,智力、膂力、武艺无不出类拔萃,声威卓着。那位杰出领袖亲手调教了一批女战士,四出征伐,扩张地盘,于是自称「战神的女儿」。她广受爱戴,年轻女孩都学习弓马、勤练武艺。接着故事便陷入神话。女英主立法创建女人国,明订由女人当家作主,女人都必须受军事训练;男人则从事家务、纺织、带孩子。她下令,男婴都得废了双腿,女孩以烙铁废去一乳。从此那个斯基泰部落完全由女性统治,希腊人叫她们Amazon(亚马逊),因为Amazon的字首“ a-”,是希腊文用以表示「没有、缺乏」的字根,而“ -mazon”的希腊发音接近希腊人所说的「乳房」。

关于亚马逊女战士,最早流传的其实是神话。古希腊最杰出的神话英雄,都要面对来自亚马逊的敌手,为「英雄难过美人关」别开生面。虽然英雄最后都赢了,并无损「亚马逊」的威名。例如在特洛伊之战,阿基里斯杀死了前来助战的亚马逊女王,

阿基里斯摘下女王灿烂的头盔,她在对战中像一头怒豹,虽然血溅沙场,仍然不减豪勇与美丽。悔恨、爱慕令阿基里斯的心沉了下去。……战场上的希腊人都围了过来,讚叹不已,心里期望家里的妻子也能像她一样。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能够实现的愿望用不着神话渲染。

 

不过,这也正是值得讨论的问题。关于女人国「亚马逊」的神话、故事,为什幺在古希腊世界里起源那幺早、流传那幺广?过去学者相信那全是想像的产物。可是即使想像也不能无中生有。现在学者倾向于在古希腊世界里寻找线索。古希腊人与黑海、裏海沿岸的斯基泰人斗争的历史,除了文字纪录,还有考古学的资料可以凭藉。这一路数值得注意,理由有二。

第一,任何人对异族的印象都是透过自己的先入之见,因此对异族的描述,必然会反映自身文化的特色。古希腊人对于两性平等的可能性,显然非常敏感,一方面,透露了自己「男尊女卑」的价值观;另一方面,他们可能在下意识中对「男尊女卑」早有质疑,因此看到反例,难免印象深刻,哪怕只是捕风捉影。

第二、不同文化的人接触同一异族,产生不同的印象,同样值得研究。例如中国战国时期的考古遗址,早就出土过大量斯基泰风格的铜器。现在更确定斯基泰人出没于古丝路上,是东西的交流媒介。为什幺古代中国人没有因而想像出「女人国」呢?

其实「女人国」还涉及一个根本的生物学问题:孤雌生殖。两性是生殖分工的结果,然而分工的后果对雄性不利。简言之,雌性生产的配子(生殖细胞)可能发育成胚胎;雄性不行。理由很简单,精子(雄性配子)中只有细胞核,没有其他胞器,而卵子是完整的细胞。难怪有些物种演化出「孤雌生殖」的机制,完全摆脱雄性,大家最熟悉的例子大概是蜜蜂、蚂蚁等膜翅类昆虫。牠们的受精卵发育成雌性,没有受精的卵发育成雄性。

 

不过生命会自行寻求出路。生物学者发现,有些物种的雄性演化出特别的机制,控制卵子,使卵细胞核中的基因组不会遗传给子女。也就是说,子女的核基因组完全来自父系。这叫做雄核生殖(androgenesis),而不是孤雄生殖,因为精子仍需「借壳上市」——整个卵子细胞——因此也称为生殖寄生(sexual parasitism)。

实行雄核生殖的物种并不多,主要是植物。在动物界,已知的例子全是无脊椎动物如昆虫、蚬(软体动物)。在实验室,以来自其他细胞的细胞核殖入去核卵子的技术早已成熟(如桃莉羊)。但是学者还没有在野外发现实行雄核生殖的脊椎动物,最近一个葡萄牙团队才宣布发现了第一个例子——鲤鱼。显然有一粒精子成功阻止了卵子细胞核参与受精卵发育的机会。至于那一粒精子的手段,目前并不清楚。

相形之下,男人的野心比较小,从不想排除女人的遗传贡献,也许因此而成功——在人文世界中,父权体制是普世建置,斯基泰人也不例外。追根究柢,父权体制的目的在控制女性的身体,因为人是哺乳类,而雌性哺乳类的身体几近一具自给自足的生产机器。看清这一点,就不会期盼女性与男人一样孔武有力、骁勇善战。父权体制的替代品是信任,而不是「像男人一样」的行止。

 

王道还(王道还提供)作者小传─王道还

台北市出生,从小喜欢阅读,但是从未想过写作,因为小学五年级投稿国语日报两次皆遭退稿。大学三年级起意外接到翻译稿约,以后写作亦以翻译为起点(意思是抄袭)。在思想上,对于「思考」产生全新的认识,是在高二暑假读了《西洋哲学史话》(台北:协志工业出版)、《相对论入门》(香港:今日世界出版社)两本书。从高一起就对演化生物学发生兴趣,后来以生物人类学为专业可能并非偶然,可是对科学史、科学哲学的兴趣从未间断。

上一篇:
下一篇: